四分之一个果子派

nothing

Q:提名觉得最飒的诗句

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

是这位宝贝的点梗@度怀瑜 ,待我龟速爬行完

其他宝贝的点梗也有好的,我也有记下来的(会写的

三强au好多太太都写过了,要是我来的话我只能写出格林德沃像一张印度飞饼一样扑了过去,邓布利多的汗水像兰州拉面一样流了下来

其实你们只是想看小年轻谈恋爱吧


不知道有多少小朋友要鹿犬本本,就问一下,毕竟是第一次有文被印出来,很紧张😥😥

阑Rain:

一个印调

@北笙不会咕咕 等10人想出个鹿犬安利本,来做意向统计🌝

想要的评论区留言!

先抓了嗅嗅偷了血盟,把ggad关到有求必应屋,拐带奎妮文达米勒娃阿利安娜开心欧洲姐妹淘,少女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我终于看完隐秘的角落了,在巨无敌多的人疯狂安利我的情况下

开始的我:张东升虾仁被主角团看见了,老套路嘛

之后的我:……?主角团不应该光伟正吗,你们怎么还威胁虾仁饭呢,小小身材大大梦想

过了两集的我:你怎么回事,不是,你们也不是好人吗?你们怎么突然全员恶人了

再然后:张东升怎么变成好妈妈了?

之后几集:……朱朝阳你怎么回事?你在干嘛?张东升是无情的虾仁击剑客吗?

最后一集:……我是呆瓜

总而言之,我不但被吓到了,还脑袋秃了


突然好想写隐秘的角落au,但呆瓜脑子不允许,我还有机会吗?






看了看我的点梗们,意外的很多人想看好人咯咯和带恶人多多?

是因为我的咯咯太软了吗,大家怎么会这么想,疑惑子


是吗,每个受都有想翻身当攻的心哈哈哈,先马住啦

欢迎加入ggad豪华点梗家庭餐

💙点💙我💙进💙入💙点💙餐💙通💙道💙

前段时间突然1000fo了,给观众老爷们开通点梗家庭餐(其实有段时间了,就是懒

在下方评论区留下你的ggad脑洞,刀的糖的都可以点,自助餐就是要吃饱嘛

我会让我传说中的姐妹抽一位幸运的小宝贝,写小宝贝的脑洞

占tag抱歉,因为最近有点门前冷落鞍马稀的感觉,所以希望能有多的人看到:D



无所事事,打点脑洞


嘎子和大龙两个是死对头,从上学就互相看不惯,觉得在一个宿舍里都无法呼吸,恨不得给对方在小树林里来一棍子永绝后患的那种

之后他俩毕业后总算是拜拜了您勒,各自在娱乐圈风生水起,嘎子是歌王,大龙是影帝这个样子

但他们的关系还是很差

可是这两个人有种奇妙的缘分,也许可以解释为是丘比特和月老梦幻联动,尔等凡人无法躲避。每次嘎子总会和绒绒撞上档期

两个人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但万能的媒体扒出他们是一个大学宿舍的绝美友情(?)

媒体和粉丝:噫,我们都懂,你俩神仙眷侣,好得不得了

于是他们所有的互相看不起都成了言不由衷的爱意,不管怎么表示他们讨厌对方都会被盖戳是蜜里调油

嘎龙:等等?你们明白什么了,我们的关系是真的很差啊。

总之是啼笑皆非的娱乐圈爱情呢


之后还有两个宫廷和修仙的脑洞,总结一下就是小猫咪拳打镇关西和小猫咪仗剑走天涯

很奇怪啊,有时间填吧

他们是真的惹

小树林式爱情

点💚我💚看💚咯💚咯💚多💚多💚小💚树💚林💚

公主大乱斗,激情四溢

白雪格林德沃和灰姑娘多多










很久很久以前,那时候的人没有打火机,没有香烟,不能网上冲浪感叹爱情变成过期品,只能拿着童话书消磨时光。插画里的小女孩穿着水晶鞋,哒哒哒地赞美爱情。



故事就发生在这么一个很不便捷的时代,能流传到现在全靠一个无聊的松鼠子涂涂画画,歪歪斜斜地抒发一大堆的废话,巴拉巴拉巴拉巴。



在一个遥远的国度,那个国度冰天雪地,冻得人的关节嘎啦嘎啦作响,这个国家的王后就在这样的国度最冷的一天里,生下了这个国家的继承人。那天真的很冷,侍女的手指黏在冰凉的栏杆上,国王昏昏欲睡地吃着金子小碗里的冰冻布丁,所以给自己的孩子起名叫白雪。



好吧,没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国王就是想让这个孩子叫白雪,因为他是国王。



这里的人因为在冰雪里生活太久了,心被冰冻得很硬很硬,所以国王并没有为自己的孩子出生感到多少的喜悦,而他的王后难产而死他也没什么表情,感觉和歌剧舞台上不会动情的女高音一样,参加了一场布满寂寂雪花的葬礼,在之后娶了一个另一个王后。



格林德沃就是这个孩子,他被人称为白雪公主,但他不是公主。他对着一个侍女说:“嘿,你看看我啊,我哪里是个公主,我如此孔武有力。”



侍女木着一张脸:“好的公主,没问题公主。”



“我不是公主,嘿,”格林德沃抓他的金色头发,“我不想当公主啊。”



这话很快被传到了王后耳中,王后来自另一个遥远的国度,她像一团烈火,在一片蓝色的冰雪中尤其的明艳,红色的唇和染了蔻丹的指甲是某种隐藏在暗处伺机而动,野心勃勃的毒蛇。她慢条斯理地吹着热茶:“是吗,那他也不用做公主了。”



格林德沃莫名其妙地被开除公主籍,迪斯尼没有同意,要扣不少违约金吧,虽然格林德沃穷得叮当响,两手空空,连衣服都是蘑菇色的。



格林德沃每天的工作就是打水,打水和打水,提着一个木桶,在水井上吱嘎吱嘎地转动得山响。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父皇――虽然他现在不是公主了,但他就是要这么叫――富可敌国,却没钱给皇宫里建一个水车。皇宫里水资源严重短缺,只靠格林德沃一人发展,这显然不行,应该实现集中供水,调节落后产能发展才是唯一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可是他父皇还没悟出这个道理,就突如其来地没了,据说是吃冰冻布丁的时候噎死的,他真的很喜欢冰冻布丁。



王后主持了他的葬礼,流了几滴言不由衷的眼泪,和国王操办格林德沃他妈妈的葬礼一样,演得很,也算是风水轮流转。



格林德沃感觉自己也危险了,他继母看他目光慈爱,就像是那头被端上桌的小乳猪,两面烤得金黄和他头发一样,而他继母把小乳猪切得吱吱响。格林德沃感觉自己的肋条很疼。






直到有一天,他继母把他叫到自己面前,温柔地抚摸他的手:“孩子,在皇宫里蛮无聊的吧。”



格林德沃:你天天打水你也无聊,我现在看到水井都头晕目眩。



他尴尬地笑笑。王后继续说道:“不如我给你放个假,你出去玩吧,我让我的侍卫长陪着你。”



格林德沃呆若木鸡,而他继母就是那个磨刀霍霍的黄鼠狼。黄鼠狼的手还搭在他肩上:“我会让她把你平安地带回来。”



格林德沃觉得自己不会平安了。






他骑着马,白马没心没肺地嚼着草,他们来到了一片森林。



森林很大,是游吟诗人缺了门牙的嘴里时常念叨着的古老森林,里面会跳出穿着花卉的仙女和吃人心脏的怪兽。格林德沃看看被高大的杉木遮住的天空,鬼影一样黑压压地低垂下来。月黑风高杀人夜,格林德沃看起来命不久矣。



王后的侍卫摘下自己的铠甲,露出一截子褐色的头发:“就在这里分头行动吗?”



格林德沃挑了挑眉毛:“难不成你真的要挖出我的心脏,给我那茹毛饮血的后妈?”



文达看看自己新染的玫瑰色手指甲尖尖:“别了吧,我可不做这苦差事。”



那匹马全然无知地嚼嚼嚼,两个人类杀了一只野猪,野猪的肉进了人肚子,文达把心脏装到麻袋里,血刺哗啦的沉甸甸的。



“这个猪心我就说你的心脏了,”文达说。



格林德沃觉得自己被自己的属下骂了,可是文达看起来没有这个自觉。



“回去之后万事小心,别死了,”格林德沃翘着脚晃荡,“我那昏聩的父皇就是轻易地着了道,死得不明不白。不过被布丁噎死这个借口,也像是他干的出来的事情。”



文达骑上自己的马:“我命硬着,倒是你,等会就被山里的豹子啃秃了脑袋,这样王后可是做梦都能笑醒。”



格林德沃让她马不停蹄日夜兼程地回去,赶紧告诉王后那个猪心就是他的心,文达杀人猪心。



他一个人在森林里骑着马溜溜哒哒,他有点后悔让文达先走了,这姑娘不知道把自己带到哪里了,留下她不认路的上司,一个人原地打转。



森林里晚上寒气重,他感觉他一定会得风湿病。



他好惆怅,他可能会成为纽蒙迦德第一个风湿骨病的王了,他一边生火,一边数天上的星星。



马已经啃光了附近的草,歇斯底里地叫着伸着脖颈子要拒绝格林德沃的柴火,也不怕烫了嘴,燎一嘴儿水泡泡。



这马好傻,格林德沃睡着前感叹。他可能不知道物似主人形。



马喷着有草沫子的大鼻孔,估计是知道了格林德沃的内心想法,热烘烘的嘴巴一嚼一嚼。不愧是童话里的马,心理大师级别的人物。







格林德沃第二天一睁开眼,发现自己没有躺在湿得能把披风涮一边的草地上,而是睡在一张大床上,床上有柠檬和干草的香气,像是文学书里秋天熟透的谷堆。



他坐起身来,就看到一个红头发端着一锅咕噜咕噜的粥进来,里面估计加了玉米,闻起来甜甜的。红头发像是一团卷进他视线里的红云。



红头发友善地打招呼:“你好啊,迷路的小羊羔。”



格林德沃如遭雷击。



邓布利多看看这个傻乎乎的人,皱了皱鼻子:果然阿不福思这人教他的话一点用都没有,把人比做小羊羔逊毙了。



他把那锅粥往格林德沃地方推了推:“吃东西。”



格林德沃看看他,他点点头,这样格林德沃才抓起勺子往自己嘴里送了第一口粥。他觉得里面还加了牛奶,软趴趴的。



在格林德沃吃东西的时候,他们才算把事情掰持清楚了。邓布利多晚上找阿不福思走失的小羊羔的时候,发现森林里躺了一个人,就顺手牵羊,羊牵马,马驮人,浩浩荡荡地把他运回了家。



“不然会得风湿病的,”邓布利多认认真真地说。



格林德沃和他所见略同。



幸好我卧室里没有镜子,邓布利多善意地闭口不谈,格林德沃的后脑勺被马啃秃噜,短碴碴的一层金色短发。这匹马真的报复心极其重,物似主人形,再说一遍。



格林德沃只觉得脑袋凉凉的。



“你要离开这里吗,”邓布利多托着腮帮子看他,“迷路了吗?”



他们这里偶尔会有迷路的旅人,邓布利多自然而然地以为他也是一样迷路的人。



“不是,”格林德沃想了想。他怎么出去,现在他那继母估计还没放下戒心,他大摇大摆地上街被人认出来,那岂不是文达和他双双送命,断头台那刀真的挺快的,唰的一下,十几斤的刀,砸也砸得他见上帝了。



“我没地方去了,才来这里碰碰运气,”格林德沃低头不去看邓布利多。



他这话也没有说错,只是觉得邓布利多那双蓝眼睛似乎要把他盯出一个洞来,让他莫名其妙地心虚。



邓布利多只是在他低头的时候看到了他光秃秃的后脑勺,憋笑憋得很辛苦,他告诉自己,他轻易不会笑,他可以,他能行。



他收拾起那锅子:“行吧,你留在这儿也可以。”



这么简单我就留下了?格林德沃不敢相信,虽然收留的是他,但是他还是想告诉邓布利多,这个世界上坏人很多,他这样很容易成为被骗得哭唧唧的小可怜的。



防火防盗,从我做起,他说。



邓布利多说他可穷了,小偷来他们家还得施舍他两元硬币。



格林德沃心悦诚服。









“这里也没什么活要干啦,”邓布利多挠了挠头发。这个森林总共就住了两家人,一家他们,一家巴希达老太太,她从不出门,每天拿着她的水晶球神神叨叨,远古神棍,大龄宅女。



而格林德沃已经认识了邓布利多的弟弟妹妹,一个可爱又奇奇怪怪的妹妹,和一个只会放羊的真弟弟阿不福思。



邓布利多家每天的事情很简单,早上去从家里唯一的母鸡那里摸一个鸡蛋给阿莉安娜,她长身体,之后放羊,劈柴,烧火,做饭,看自己家那一亩三分地,做一个快乐的人。



“放羊超级简单的,阿布都会你肯定也会的,”邓布利多给格林德沃打气。



阿不福思极其愤怒,表现为气歪了鼻子,导致面部扭曲,格林德沃毫不客气地哈哈哈。



格林德沃的衣服是邓布利多用自己的衣服给他改的,格林德沃年龄比他小,年龄小小,个子不小,邓布利多踹了他一脚,一边给他短了的裤脚续上两片布子,花花绿绿,混搭随心,格林德沃新风彩。



格林德沃穿着他的邓布利多欢乐裤,一边和羊斗智斗勇,羊到处乱跑,格林德沃气急败坏。这个愤怒的小羊倌把一群羊赶到一处:“各位女士们先生们,如果你们谁再敢乱跑的话,我就要给它一点颜色看看。”



他挥舞着自己的小木棍,抓着一只羊,羊疯狂挣扎,吐着舌头企图尖叫:“下次谁再乱跑,我就把它的毛全部薅光光!”



羊群哀鸿遍野。



邓布利多看着一身泥点子的格林德沃和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以前毛绒绒的羊群,格林德沃还在自己的大大咧咧的裤口袋里塞满了羊毛。邓布利多认为他们相处得蛮好。



显然羊和格林德沃都不同意。






邓布利多摇摇头,把格林德沃带去和他一起种地,除草。格林德沃坐在田埂上,把邓布利多的苗苗当成杂草霍霍了干净。


邓布利多:“你能干点什么啊。”



格林德沃想了想:“我会打水,我特别能打水。”



邓布利多冷笑,把他摁到水井边:“你来,你来,我看你会不会翻到井里。”



格林德沃皱皱眉头,甩甩肩膀,小菜一碟,我格林德沃今天就让邓布利多大开眼界。



他把水桶丢进井里,嘎吱嘎吱地提满了一桶水,他如此孔武有力,邓布利多今天就要向他道歉。


――如果他没看到自己水里的倒影的话。



那斑驳的头发,参差不齐又愈发孤高,格林德沃不敢相信那个被老牛犁过的翻土地是他那头引以为傲的秀发,他手里的水桶应声落地,溅了邓布利多一脸水。



邓布利多:你给我翻进水井里,赶紧现在马上。



阿莉安娜给自己哥哥拿了毛巾擦脸,一张玫瑰红的小脸皱巴巴的,充满了揶揄:“男孩子,就是幼稚。”





幼稚鬼邓布利多决定让格林德沃睡到客厅的地毯上,拒绝格林德沃入境自己的房间。格林德沃长长条儿,委委屈屈地缩在地毯上。外面的雨噼里啪啦,格林德沃的心呼啦呼啦。



“起来吧,我说气话你也真的信,这么冷,也不怕感冒了,”邓布利多提着小油灯过来,整张脸都是橙色的,和一个圆圆但甜甜的橘子一样,“我以后让你跳水井你是不是也要变成鬼故事里的井中惊魂。”



格林德沃点点头,搞得邓布利多是个大恶人一样,欺负流浪格林德沃鸡。



他们两个躺回邓布利多的床上,还是床舒服。格林德沃闻了闻枕头,像个大鼻子狗狗,他发现原来柠檬的味道里混杂格林德沃的格林德沃鸡味,他觉得不错,邓布利多用脚尖踢他说请你适可而止。



“明天我去巴希达阿婆家,你要跟着去见见她吗,认识一下邻居,虽然她足不出户,”邓布利多小半张脸陷在软软的枕头里面,鼻尖子上是卷卷的红色头发。



格林德沃帮他把那卷让他鼻子痒痒的头发别到耳后,邓布利多觉得耳朵痒痒了,轻声笑起来。格林德沃就着他的话含糊地说:“可以啊,我怎么都行。”



“那你要注意了呀,她给的什么东西都不要吃,”邓布利多的眼睛眯起来,只有窄窄的橙色烛光掉到睫毛上。



“……为什么?”



“这么和你说吧,阿布在没吃她东西前,很聪明的。”



现在的情况不言而喻,男默女泪。格林德沃理智闭嘴。



阿不福思在隔壁打喷嚏一连串,生生把自己打醒了,于是他赶紧裹紧被子,晚上森林是真的够冷的。








巴希达确实是一个很热情的老太太,拉着邓布利多的手就是一通嘘寒问暖:“呀,小阿尔来看我这个老太婆啦,快点过来,我煮了奶油浓汤,一起尝尝。”



格林德沃看到那锅翻涌着紫色气泡,粘稠地啵地一下裂开,里面还跳出一个长了脚的红色蘑菇。他眼角抽抽,巴希达说这是少年面瘫的前兆,干枯的手指在巫师袍子里掏啊掏,摸出半盒子味道古怪的药膏。



格林德沃避而远之,邓布利多努力憋笑。



最后那罐子药膏被抹到了格林德沃的后脑勺上,给那片贫瘠的土地施施肥,格林德沃觉得有三百个嗡嗡苍蝇绕着他的脑袋转圈圈。



巴希达左看右看觉得满意,拉着格林德沃,一张干瘪的嘴巴说话像是漏了风的风箱:“来占卜一下吗,算算。”



格林德沃茫然地看看邓布利多,邓布利多冲他点点头。



那个流光溢彩的水晶球从布满灰尘的丝绒布下抖落出来,巴希达坐在藤椅上念念有词,是一个街边骗钱的算命大神,专门骗那情窦初开的少女,测测她们和心上人的姻缘。



格林德沃对此一向嗤之以鼻。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巴希达混浊的眼睛里有一层薄薄的蓝色,穷尽了时光的海洋,拾遗里面的贝壳。



“该是你的,就会是你的,”她说。



即使聪明如格林德沃,也没听懂这两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直到回家,他也没想明白



格林德沃:果然是骗人的吧。


反正总归不是自己的错就对了。







“唔,所以你还是要走,对吗,”邓布利多拿着他那本厚厚的书,坐在床边的地毯上,把脚趾头蜷缩起来。



“……也许吧,”他含混地回答,低头不去看邓布利多,他后脑勺痒痒的。



“盖勒特,你头发?”邓布利多赶紧把他揪起来,“你头发长长了。”



巴希达是个蹩脚女巫,无证医生,格林德沃头发是长出来了,倒是疯长不停歇,已经从脖颈子顺着肩膀往下流淌。



邓布利多手忙脚乱地给他剪头发,剪了长,长了剪。邓布利多今天就要薅格林德沃的羊毛。



两个男孩子在房间里一通忙活,邓布利多着急忙慌,格林德沃吱哇乱叫。那金色的头发足足铺了厚厚一寸,淹没了地毯和脚面,趟在金色的稻草堆,毛刺刺的海洋里。



“盖勒特。”


“阿不思。”


“都怪你啊啊啊。”两个拒不承认自己犯傻的家伙异口同声地推锅,邓布利多扯格林德沃头发,格林德沃掐邓布利多腮帮子。他们倒在一地鸡毛里面。



“呸呸呸,”邓布利多吃了一嘴头发,拿手指一根根把沾在脸上的碎头发拿开。



格林德沃弯着腰把自己的头发一捆一捆的绑起来,他觉得他把他下辈子的头发也长完了,他老了以后定然是个秃头。



邓布利多乐不可支。



“笑什么笑啊,你以后一定发际线后移到后脑勺儿,”格林德沃挥着拳头,把一捆捆头发扛在肩上。



邓布利多挥舞着另一捆头发抽格林德沃,激起一片金色碎屑,逆着阳光闪闪发亮。



阿莉安娜看看他们两个,和他们手里的黄色稻草:“这什么呀?”



“夏天了,动物掉毛了呗,”邓布利多斜着眼睛,用眼神刮了一下格林德沃,格林德沃想把他翻到水井里,他是水井之王。



清理完着一地格林德沃鸡毛的结果就是邓布利多身上满是格林德沃的头发,大脱发家非他莫属。他抓着格林德沃,企图把身上的头发擦到他身上。



格林德沃把外套脱下来,猝不及防地裹住邓布利多那颗红脑袋,一通搓揉,等把外套解开,他脸都憋红了,头发张牙舞爪地支棱起来,像个没了栗子的松鼠子。



“你,你干嘛?”邓布利多满脸通红,耳朵烧得噼噼啪啪作响。



格林德沃也不知道脸红是不是会传染,他估计他染上了,白色的脸印上了邓布利多头发的红:“没,没干什么。”



“果然你还是去睡地毯吧,臭家伙。”


“你这是不是气话?”


“当然不是喽,你看我有一点生气的样子吗?”



阿莉安娜吃了一勺蜂蜜,摇了摇头,小辫子甩了阿不福思一脸,阿不福思好惨。






晚上邓布利多趴在床上,从上面探头探脑。格林德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叹了口气:“你想说什么啊。”



邓布利多撑起半个身子,看着睡在地毯上的格林德沃:“我说啊,你真的会离开吧。”



格林德沃看见昏昏暗暗里,那一双眼睛,有点于心不忍,他干巴巴地开口:“是啊。”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我呀,也从来没离开过几次森林,我们家住在这里很久啦,”邓布利多绕着自己的长头发,格林德沃被他搞得鼻子痒痒。他索性点了油灯,簇的一小团火上跳翻腾。



“你说啊,外头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啊?”邓布利多瞧他,橙色的光潋滟成一汪甜月亮,“你是外面来的吧,见过很多吧。”



格林德沃从小生活在冰天雪地的王宫里,见到的也不多,他想了半天,才说:“外面的世界很大,我哪看得完?”



“我见过雪,非常大的雪,把人的关节冻住了,所以大家呆呆的,是呆头鹅,”格林德沃用手托着后脑勺,“你见过呆头鹅吗?”



邓布利多爬起来翻出自己的书:“没有。”


“我想见见雪,”他说,“那是寒凉的雨。”




格林德沃想到自己还有个叫白雪的名儿,有点好笑,轻声地哼出了声。



邓布利多侧过脸,看见他笑了,自己也眉眼弯弯:“我还想看盐的湖泊,燎原的山脉,吓唬乌鸦的稻草人。”



“想扎稻草人吗?”格林德沃眼睛亮了,“我会,一起吗?”



“走走走。”






两个人半夜爬起来,在谷仓里找到了格林德沃早上无处安放的头发。两个人七手八脚地扎稻草人,全凭格林德沃的口述,邓布利多怀疑他自己也不知道。



“太烂了,盖勒特,太烂了,”他说,看着那个虎头虎脑还出溜头发的稻草人。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稻草人也已经扎好了,端正地立在那被拔光了麦子的田埂上。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就坐在这样湿润的土地上,深色的泥土沾满了他们的裤脚。



他听格林德沃讲他的故事,讲那个有雪的国度,讲他父亲小金碗里的冰冻布丁,继母红艳的手指甲。他说那个国度全是雪,上下一片白,冷得他觉得自己的心都麻木了,现在才慢慢苏醒过来。



邓布利多慢慢听着,听着他要回去,要拿回自己的东西,听到外面世界雷霆,人群猛烈。然后他抱住自己的膝盖。



“我这么做是不是个大恶人?”格林德沃看着他,“我会让你失望吗?”



“如果你不这么做,你会对自己失望吗?”邓布利多反问他。



他没说话。



“那就做你想做的就好了呀,”邓布利多的声音很轻,在森林清晨日复一日的浓雾里化作水汽,“如果你自己都对自己失望了,别人也自然会对你失望的。”



他清醒过来,白日里闪过清晨。



格林德沃说自己是个坏公主,迪斯尼要给他寄律师函,还好他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邓布利多说我也觉得。



“……你不会安慰我一下吗?”


“不会。”


“阿尔你好狠的心肠啊,昨天我还是你的小甜甜。”


“爱过,再见。”



阿莉安娜让两个拉拉扯扯的家伙回去吃早饭,她煮了南瓜汁。







“那你呢,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看看?”格林德沃问他,他准备好行囊了,虽然他的全部家当只有一匹马和邓布利多接济他的旧衣服。可能还有文达,和这没有边际的森林外他的未来。他总要回去的,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不了吧,我要照顾阿莉安娜,还有阿不福思,他们两个自己总是管不好自己,”邓布利多笑笑,格林德沃咬着嘴唇。



邓布利多想要环游世界,看盐的湖泊,燎原的山脉,寒冷的雨。格林德沃懂他,懂的人自然懂,不懂的人装聋作哑,世界是世界,而邓布利多甘心是他的茧。



他有点难过。



明明像他这样才华横溢的小朋友,就是汽水里的气泡,应该有着自己的力量,就可以慢慢地升起。邓布利多只是拍了拍那匹白马,他每天喂这个无底洞,现在终于摆脱了:“你很没大没小吗,盖勒特。”



马一步三回头,人恋恋不舍往后看,邓布利多冲他挥挥手。



阿莉安娜站在门框边,抄着手,小姑娘老神在在:“不一起去?”



“不去了吧,我出去能干什么呢?”



阿莉安娜一脸果然吧,你这个呆瓜:“你不是说了吗,要是自己让自己失望了,别人也会对你失望的。”



邓布利多气愤阿莉安娜小小年纪就会听墙角了,阿莉安娜哼哼唧唧。



她拿着自己装得鼓鼓囊囊的包裹,塞到她哥哥怀里:“出去看看吧,我的好哥哥。”



“你爱我,我也爱你,我可不是恶毒妹妹,”她脸颊边的小辫子摇晃着,“走啦走啦。”



樱桃树树影婆娑,灿烂地绽放,随着那未曾见过的海浪的节奏轻轻摇动。



她转身扑进她二哥怀里:“还是很难受啊,呜呜呜,阿尔果然被骗走了吧?”


阿不福思:“我们以后不用早睡早起了,你看开点。”


阿莉安娜的眼泪瞬间收了回去:“是哦。”


兄妹两个高高兴兴地勾肩搭背,邓布利多为此一无所知,被扫地出门。







他在森林里又一次遇到了迷路的格林德沃。



“你果然不认路是吧,”邓布利多摇摇头,“两个月一点长进都没有啊你。”



他牵着那匹白马,路过清晨雨露湿润的灌木,褐色的树叶,会跳出来吃人心脏的诗歌里的无名怪物。最后在灼灼白色的阳光下,来到这片笼罩了他前面十八年人生的森林的尽头。



“你要去周游世界,没有马可不行,”格林德沃把这匹白马的缰绳塞到他手里,“我不需要它了,让它陪着你吧。”



邓布利多翻身上马,马儿的鼻息里满是稻草梗的清香,这匹马他喂了两个月,亲昵地蹭了蹭他的小腿肚子。



白雪公主把自己的白马送给了森林里的灰姑娘。



他问他我们会见面吗?



世界是无尽的义薄云天的梦,凡夫俗子要当盖世英雄,游吟诗人安于一隅,美人厌倦温香软玉,浪子也有豪情万丈。火焰燎烧的山脉上雪花思绪绵延,森林里琥珀色尖角的鹿张开双翼。他说他们会再见面的。



他们在稻草人中间分道扬镳。





“阿不思,我喜欢你。”格林德沃没有回头,他喊了一句。



只有风声,在他的金色头发后面猎猎作响。



他快要听不见的风叹息,传来一句:“后会有期。”



白云堆里捡青槐,惯入深林鸟不猜。

无意带将花数朵,竟挑蝴蝶下山来。









之后的故事里,格林德沃有时会收到信件,不知道从世界那个角落里寄出的。他在篝火旁边,红色的火光照亮半边天,仿佛读着寄自海那边久远故乡的来信。他看见呼吸间沉默游走的干净面容,在白雨浮云般的日子里写下骊歌。那些未被相信的梦想,那些奔跑着投入人海的背影,那匆匆驶过没有皱纹的欢颜,那一场命中注定的旅行。



邓布利多要做一个随遇而安的游子。



格林德沃捡起那信里面滑落的贝壳。



“啧啧啧,小情人,”文达把烤猪腿撕下一半丢给他,“看看你自己,啧啧啧。”



格林德沃被她垃圾的手艺震惊,吃了一嘴烟熏火燎:“咳咳咳,别瞎说。”



“谁爱管你,”文达嚼嚼嚼,“反正,该是你的,就会是你的。”



格林德沃有些恍惚,眼前的火焰扭曲了空气,他想起那个下午瘪嘴老太太的神神叨叨。



那些曾发誓守望麦田的,用他因为巫师药剂而疯长的头发变成的可爱稻草人,如今坍塌在哪里。麦田的乌鸦飞过,再也见不到那个傻乎乎的稻草人,只剩下大地一片白茫茫的真干净。



他回到了那个充满冰雪的国度。只不过这次不一样。




他终于从王子,成长为王了。




一个顶天立地的王,曾经也像疯长的头发那样长过个子,膝盖抽条的生长痛和那个森林里的小木屋,现在也无人知晓。



这里太冷了,人们把情诗写在厚厚的诗集里保暖,伤心了就丢到噼噼啪啪作响的柴火里,烧成水蒸气,在云端享受孤独,最后落下一片一片的雪花。这里的每一片雪都是故事。



王登基了,要举办全国最大的舞会,不管是乞丐还是阔佬,大臣还是白丁,都可以看看皇宫里的琳琅满目。所有人慕名而来。



王只是坐在王座上,撑着他的脸百无聊赖。文达站在她旁边,一如原来站在他继母身边一样,但不一样的是,她忠心耿耿。




“在等人吗?”


“算是吧。”



人群是不知疲倦的海洋,海浪涌动,人头蹿聚。酒杯叮叮当当,觥筹交错。管弦乐队拉着金石激昂的乐章,女士的舞鞋踏着裙摆的细浪,闪光的舞步跳啊跳,好像这里不是寒冬漫漫的荒凉之地。



可是彩绘玻璃外的天地,一片白色。



格林德沃眯着眼睛极目远眺,影影绰绰的玻璃上一层雾气。



迷梦之间,他看见了风雪中的旅人,白马被白雪染成一片辽阔深沉的原野,忽然觉得眼睛可以渡过满天大雪,耳朵可以飞翔远去。



旅人那头红发,像极了他十六岁那团涨满眼帘的红云。



钟声敲响了十二点。没有水晶鞋,没有变成马夫的小老鼠,没有南瓜做玉金做马,没有胖乎乎的神仙教母。



可是他的白马王子来了。



该是他的,终于还是他的。



他摘下自己的斗篷:“我还没见过雪呢,今天总算见到啦。”



格林德沃伸出手问他:“愿意和我跳一支舞吗?”



这个遥远的国度,夜晚沉得像黑色的卵石落入苏打水中,溅起的气泡变成了未曾间断的风雪。仔细听听,冰雪融化,新的枝丫要慢慢长出来,开一朵小花。




他拉住了他,他未曾见过的白雪。




他才是这漫漫长冬不逝的原因。











春天姗姗来迟,总归是来了。














end





格林德沃: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阿莉安娜和阿不福思:我哥不在家,奈斯

邓布利多:大旅行家

白马:我好累,我三岁



enddd







写这个是因为,我想看看公主谈恋爱够不够劲儿